健康

首页 资讯 教育 学习 历史 健康 女人 美食 母婴 题库
子栏目:

文康网 > 健康 >

沃斯特

沃斯特

时间:2022年09月19日 13:52:13 来源:www.whykang.com 阅读:

  沃斯特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巴尔塔萨尔·约翰内斯·沃斯特(Balthazar JohannesVorster,1915—1982),“南非共和国”①前“总理”,全面推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国民党②右翼政治家。

  沃斯特于1915年12月13日生于南非开普省詹姆斯敦。其父是富裕农场主,荷兰殖民者后裔。沃斯特是这个布尔人家庭的第13个孩子。1934年,他进入斯泰伦博希大学学习,在学习期间加入国民党,并成为学校的国民党学生领袖。1938年毕业,获法学博士。毕业后在开普敦、伊丽莎白港从事律师事务。1941年,他与马提妮·马兰结婚。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沃斯特崇拜希特勒,拥护法西斯主义。他在南非协助建立亲德的“牛车团”,成为这个法西斯组织的重要成员。1942年,这个27岁的法西斯主义忠实信徒在开普省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说,公然宣称:“我们主张基督教民族主义,它是国家社会主义的盟友。如果人们愿意,尽可以叫它为反民主的独裁主义。在意大利,它叫做法西斯主义;在德国,它叫做国家社会主义;在南非则叫做基督教民族主义。”

  “牛车团”等右翼组织从事破坏活动,袭击警察哨所,破坏高压线路,并企图发动政变,使南非与纳粹德国结盟。史末资政府于1942年9月23日以“破坏战争工作”和“破坏治安”的罪名逮捕沃斯特,把他关进拘留营。14个月后获释,又被软禁在家中。1944年6月后获准定居德兰士瓦省的布拉克潘市,重操法律事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沃斯特企图进入政界,因声名狼藉,初为国民党党魁、“总理”史末资所拒绝。1948年,沃斯特竞选议员,以较少票数差额落选。1953年,在马兰①执政时期,沃斯特被重新接纳为国民党党员。他的极端仇恨黑人的种族主义观点,大受白人种族主义者的赞赏。1953年,他当选为尼赫尔选区的国民党议员。1954至1958年,他在约翰内斯堡当律师。在这期间,他一跃成为国民党右翼领导人。他帮助党内以坚信“绝对完全的白人统治”和“种族隔离”而闻名的维沃尔德进行竞选活动。1958年9月,维沃尔德担任“总理”,沃斯特首次入阁;1958年10月至1961年8月出任“教育、艺术和科学部”的“副部长”。他在职期间,推行教育上的“种族隔离”措施,规定今后开普敦大学、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和纳塔尔大学只许白人学生入学。

  1960年3月21日沙佩维尔惨案(南非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示威游行遭到军警血腥镇压)发生后,维沃尔德“政府”决定对黑人实行更残酷的镇压措施,1961年8月,素以对黑人“强硬”著称的沃斯特被任命为“司法部部长”;1966年5月又兼任“警察、监狱部部长”。从此,沃斯特手上拥有南非前所未有的、权限极大的司法权力。他和维沃尔德沆瀣一气,将赤裸裸的殖民暴力奉为统治原则。

  1962年在沃斯特主持下,南非“政府”制定了“反破坏法”等一系列镇压非洲人民的种族主义法律。它规定严惩一切“破坏公共秩序”的人,凡参加罢工、示威、违反市政府条例等均以“参加破坏活动”论罪;凡张贴未经许可的标语和涂写口号均视为敌视国家行为;至少判处5年徒刑,直至死刑。此后,南非“政府”又接连颁布《九十天法》和《一百八十天法》,分别规定警察有权对“政治嫌疑犯”实行90天的拘留审讯;最高警察官不经判决或不经法院签发拘捕令可以把被拘留者单独监禁180天。

  在沃斯特任“司法部长”期间,南非冤狱遍于国中,成为世界上按人口计算“犯人”最多的国家。每10万人中有279名在押犯;每8个黑人就有一人曾被警察或法院监禁过。南非死刑率也创世界纪录。人口仅2,000万的南非, 每年判处死刑的人数多达100人,被绞死的大都是黑人。数以万计的反对种族歧视、争取民族解放的战士被囚禁在罗本岛等地的集中营,沃斯特查禁一切有影响的进步刊物。1963年初查禁了已发行16年的《战斗的话》月刊;同年3月又取缔已发行26年的《卫报》。到1966年已查禁2万多种书籍,其中包括高尔基作品。凡阅读禁书者处以五年徒刑。

  1966年9月,维沃尔德被一个白人信使刺杀。一个星期后,沃斯特被选为继任人,成为南非国民党的党魁,并接任“总理”一职。他获得了几乎所有右翼力量——荷兰改革教会、兄弟会和阿非利堪人协会的支持,上任伊始, 沃斯特就宣称: “我将继续实行种族隔离,沿着前任所指引的道路前进,并且要走得更远”。

  沃斯特任“总理”后,首先着手完成南非警察“国家”的扩张工作:1967年颁布以《反破坏法》为基础的《反恐怖法》, 将“阻碍交通”、“妨碍国家事务管理”、“用威胁手段企求某一(政治)目的”等都列为恐怖行为。警察可以逮捕任何涉嫌的人,拘留时间不限。他还扩充秘密警察队伍,建立“国家安全局”,在全国密布侦探网,任命其心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同沃斯特一起坐过牢的范登贝尔赫任“局长”。1976年春制定《国内治安法》,采用了所谓预防性的逮捕措施,从而取消了南非人民仅存的法律保障。

  “班图斯坦”计划(又称“黑人家园”计划)是沃斯特“种族隔离”政策的核心部分。这是白人种族主义政权为了永远霸占南非87%的土地,继续剥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黑人的政治权利而精心炮制出来的。

  “班图斯坦”意为“班图人的家园”①。南非班图各族原被圈居在一百多块彼此隔绝的“保留地”中。这些“保留地”约占南非总面积的12%多,其人口将近南非黑人总数的一半,但土地贫瘠,资源缺乏。1959年6月,南非当局制定“班图自治法”,规定在1973年以前,在非洲人“保留地”上建立8个由白人中央政府直接控制的“班图自治区”以欺骗世界舆论。从马兰执政时期开始,经史揣敦②、维沃尔德各届“政府”,“班图斯坦”计划因黑人反对而进展甚缓。至1963年5月才建立起第一个“班图斯坦”——特兰斯凯。

  沃斯特上台后看到: 南部非洲许多黑人国家陆续取得独立,南非黑人也提出了争取多数人统治的口号。为了对抗民族独立的潮流,他的“政府”加速推行“班图斯坦”计划。1970和1971年,沃斯特指使议会分别颁布了《班图家园公民资格法》和《班图家园宪法条例》两项法令, 规定在“自治阶段”③, 黑人可以拥有班图斯坦和南非双重公民资格。这项规定为班图斯坦“独立”以后,取消黑人的南非公民资格准备了条件。到1974年,沃斯特“政府”先后制造了9个班图斯坦“自治政府”:特兰斯凯、博茨瓦纳、文达、西斯凯、利布华、加桑祖鲁、斯瓦兹、巴索托·夸夸、南恩得贝勒。克瓦祖鲁地区酋长抵制沃斯特的“班图斯坦”计划。按照沃斯特“政府”的“地界划分”,9个班图斯坦总面积为157,327平方公里,仅占南非国土面积的12.8%,其领土分散在112块土地上,名义上人口有1,442万人,而居住在“班图斯坦”以外的黑人则有748万人,占法律规定的“班图斯坦”总人口的51.8%。按沃斯特的《班图家园公民资格法》,所有南非黑人不论居住何处,都只能是“班图斯坦”公民,他们都将被剥夺南非国籍和一切政治权利。

  1975年,当莫桑比克、安哥拉相继独立,民族解放运动的烈火燃烧到南非门口时,沃斯特一方面假惺惺表示要改善种族关系,一方面加紧炮制《特兰斯凯独立宪法》,把南非种族主义法令一字不改地照抄在《独立宪法》上,1976年10月26日特兰斯凯宣布“独立”,1977年12月6日博茨瓦纳宣布“独立”,“独立”后, 这两个“班图斯坦”的国防、外交、交通、金融、邮政和劳工等管理大权完全掌握在沃斯特“政府”手中,实际上是两个傀儡国,没有得到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承认。但沃斯特达到了剥夺这两个“班图斯坦”的460万黑人的国籍及其应享的政治权利的目的。

  沃斯特在剥夺黑人的政治权利的同时,也剥夺了250万混血种人最后一点公民权利,从而堵塞了他所认为的“种族隔离制度的最后漏洞”。在英国统治的一个世纪中,混血种人基本上被确认为公民。种族隔离制度把混血种人列为“非白人”,与黑人、印度人处于同等地位。1956年他们在开普省的直接选举权被剥夺,从而只能在单独的候选人名单上选举4名白人为他们的代表。1968、1970和1972年,混血种人在中央议会、开普省议会和区议会的选举代表分别被撤消。1968年5月沃斯特又颁布一项特别法令,规定南非任何政治组织只能由一个种族组成,不同种族间进行政治接触为“非法”;禁止一切混血种人从事政治活动,违者将罚款或判刑, 因此, 唯一能吸收混血种人入党的自由党被迫解散。

  沃斯特的倒行逆施激起黑人强烈的反抗。1968年,一部分鼓吹“黑人意识”的黑人大学生建立“南非大学生组织”。1971年,从这个组织中产生了新的黑人政治组织——“黑人大会”。它把黑人解放斗争从大学生扩大到整个黑人隔离区。1976年,沃斯特政府为贯彻“班图教育”制度,悍然作出使用语言的新规定:在黑人高中不再只使用英语讲课,有一半课程必须使用南非荷语讲课。黑人学生纷起抗议。斗争迅速蔓延全国。6月16日,10,000多名学生在索韦托游行示威。沃斯特授权警察开枪,示威群众200多名被打死,1,000多名被打伤,被捕者无数,造成震惊世界的大惨案。

  大屠杀激起非洲人的强烈反抗,开普城连日发生巷战。1977年,20万黑人学生再次奋起罢课,反对沃斯特的“班图教育”制度。反对黑人在受教育、就业等方面所受到的限制和歧视。10月17日,沃斯特宣布18个反对种族隔离的组织(包括“黑人大会”)为“非法”,封闭两家黑人报纸,逮捕黑人领袖。这些新暴行不仅遭到非洲人的更加猛烈的反对,也受到南非一些进步白人的谴责,激起了各国人民的强烈抗议。

  在国际上,沃斯特由于在纳米比亚(西南非洲)问题上奉行顽固不化的殖民主义政策而遭到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声名狼藉。1915年7月,南非当局以参加协约国作战为名,占领了西南非洲。1949年南非“议会”通过《西南非洲事务修正法》,非法吞并了西南非洲。1950年,联合国国际法院宣布南非的“吞并”是非法的。1969年8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南非当局在1969年10月4日以前撤出西南非洲。由于美国的支持,南非当局拒不执行联合国的有关决议。南非当局在纳米比亚设立行政长官、“立法议会”和“行政委员会”,其成员均由白人担任,实行殖民统治。沃斯特一上台,表示如果联合国要南非交出西南非洲,“南非共和国”就退出联合国。他继续血腥镇压纳米比亚人民争取独立和解放的斗争。1968年10月,沃斯特政权在卡普里维地带制造了屠杀60多名非洲人、逮捕350多人的惨案。1969年,沃斯特颁布《西南非洲事务条例》,进一步控制了纳米比亚的财政、商业、工业、矿产和劳工等方面的大权。沃斯特继续奉行维沃尔德在纳米比亚建立10个“班图斯坦”的政策,从1967至1972年建立了三个“班图斯坦”。他向纳米比亚增派驻军,最多时达5万人。1978年4月,沃斯特迫于国际压力,宣布同意从纳米比亚“逐步撤军”,并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选举以实现纳米比亚的独立,但又拒不执行联合国的有关决议,加紧扶植其傀儡组织——“特恩哈尔民主联盟”上台执政。

  沃斯特对毗邻的非洲国家实行扩张政策。1975年他乘安哥拉独立后出现的混乱局面,派出远征军侵入安哥拉,企图建立对南非“亲善的政府”。1968年,沃斯特派17,000人的军队到罗得西亚(今津巴布韦)帮助镇压津巴布韦自由战士,他还对赞比亚、莫桑比克等“前线国家”①实行军事挑衅、政治颠覆和经济封锁。

  沃斯特“政府”是一个极端反动、充满血腥的政权。他心狠手辣,对黑人挥舞屠刀,残酷镇压,对进步的、有正义感的南非白人,也毫不容情地使用恐怖手段进行威胁、迫害,甚至暗杀。七十年代中期以后,迫于国内外形势,沃斯特企图改变其种族主义政权的丑恶形象,给自己披上一些伪装。1977年后,他宣布停止使用为非洲人所厌恶的“班图”一词,取消对黑人在某些工种中就业的限制;减少对黑人流动的控制等。但沃斯特丝毫没有改变他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基本政策。

  沃斯特面对着世界各国人民和舆论的谴责,处境十分孤立。他让“财政部长”霍伍德把南非在国外一批黄金转为“秘密基金”,让“新闻部长”米尔德、新闻秘书鲁迪用这笔基金去收买内外报刊,贿赂国内外有影响的新闻界人物和政界人物,替他的“政府”及其政策涂脂抹粉,为此共花掉了7,570万美元。为了收买美国的《华盛顿明星报》,竟出1.100万美元高价。这桩丑闻被揭露后,国内外舆论哗然。沃斯特百般掩饰,抛出鲁迪等人当替罪羊,但也无济于事。最后,沃斯特以“健康情况欠佳”为由,于1978年9月20日被迫宣布辞职,忍痛把担任了12年的“总理”职务让给了他的亲信、国防部长彼得·博塔。自己于10月10日宣布就任“总统”。但是,由于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和勾心斗角,丑闻继续被揭露,沃斯特仅当了8个月“总统”,被迫于1979年6月下台。1982年沃斯特死去。

  分页:123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