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首页 股票 资讯 教育 学习 历史 健康 题库 生活 美食
子栏目:

文康网 > 生活 >

“真武汤”医案

“真武汤”医案

时间:2020年11月24日 21:00:10 来源:www.whykang.com 阅读:

真武汤

(1)伤寒兼泻

帅某,年近二十,江西星子县人。

  感冒寒邪,发为伤寒,时当七月,前医妄认为伤寒为伤暑,误投以三物汤,加黄连、石膏、大黄一剂,即大泄不止。

  始焉四肢厥冷,腰疼少腹痛,继则连连大泄,遍身尽冷,呼吸几似绝然。

  两手脉寸关全无,唯尺脉按至骨尚有一毛之延,据其父母及妻所述从前之病情,与服凉药后之态度,以脉合参,盖少阴伤寒也。

  伤寒论曰:少阴从水化而为寒。

  该医生反认为是热症,投以凉泻之品,是既寒又盖其寒,犹人已落井而再投以石也,反致遍身厥冷而大泻,脉几欲绝者,不亦宜乎。

  今幸尺脉未绝,犹木之尚有本也,然亦危而险矣。

  应用真武汤加味:黑附12克,煨姜3克,茯苓4.5克,焦白术4.5克,白芍2.4克,吴茱萸3克。

  前方煎服一剂,人即苏而遍身俱热,脉亦稍见,又减却姜附一半再服。

  病愈后,服附桂地黄汤4剂,月余复原。

  (《全国名医验案类编》)

(2)阳虚水肿(慢性肾炎)

1975年我在陕西省彬县韩家公社老虎沟轻院农场任场医,当时刘某之妻,久患慢性肾炎,全身浮肿一年多。

  开始面部浮肿,继则肿至全身腰疼尿少,头眩,四肢无力。

  水肿时轻时重,近二个月来浮肿较甚,头晕、心悸、畏寒肢冷、腰困膝软、神疲乏力、纳差,小便少,大便正常,不能从事劳动。

  患者体胖,面色白,面浮肢肿,特别是下肢踝骨处按之凹陷不起,舌体胖大,色淡红有白苔,脉沉细无力,诊为阳虚水泛。

  根据《伤寒论》第82条:“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

  ”应用真武汤:制附子(先煎1小时)30克,茯苓30克,白术18克,白芍30克,生姜30克,3剂。

  服药后尿量增加,肿势稍退,恶心减轻,饭量增加。

  继服6剂,浮肿基本消失,头晕、心悸等症亦有好转。

  原方加车前子、益母草各15克,又服10剂而愈,患者可参加生产队的农业劳动。

  追访一年,未见复发。

(3)阳虚水邪犯肺(痰喘)

王某,女,61岁。

  患者素有慢性咳喘病史,逢寒发作。

  时值秋末冬初,其病发作,喘急抬肩,动则喘息更甚。

  伴有咳嗽,吐痰色白,稀薄量多,形瘦神惫,时而汗出。

  观其面微有绛肿,舌苔薄白,脉沉弱无力。

  投二陈(汤)、青龙(小青龙汤),皆不收效,后服白果定喘汤,但只能缓解,不能根除,停服病仍作,百医无效。

  余诊之曰:“此乃肾中真阳不足,水寒射肺也。

  痰生于饮,治痰必驱其饮也。

  ”处方:真武汤重用茯苓60克,加干姜6克,细辛2.4克。

  服一剂见效,二剂病大减。

  复诊:咳喘已平,吐白痰仍多,纳食不佳。

  用前方加五味子6克、白术9克,三剂而痊愈。

  (《哈尔滨中医》1965年2期53页)

(4)阳虚汗出

申某,久病之后,体气已虚,不慎风寒,又染外感,只宜培补剂中佐少许表药,殊不能视同日常表证治之。

  前医竟用麻黄汤发汗,因之大汗不止,头晕目眩,筋惕肉瞤,振振欲仆地,小便难,肢微拘急,呈状甚危。

  余见其人神志尚清明,脉现细微,汗淋漓未休,此由峻发之后,卫气不固,津液大伤,肾气亏竭而小便难,血不营筋而肢拘急,阳虚则水气泛逆,冲激于上,故振振而眩仆,是纯一阳虚之真武汤证,为水逆之重者。

  若不如是辨认,泛用漏汗之桂枝加附子汤,虽能回阳而不镇水;

  如用苓桂术甘汤,虽然镇水而不回阳,皆属本证前阶段轻者浅者言之。

  至阳虚水逆之本证,则以真武汤为适合,且应大其量以进:附子15克,白术、白芍各12克,茯苓24克,生姜15克,并用五倍子研末醋拌成饼敷贴脐孔,布条捆扎,又用温粉扑身。

  连进二剂,汗渐止,再三剂,不特汗全收,即眩晕拘急尿难诸候,亦均消失。

  后用归芍六君子汤加补骨脂、巴戟、干姜调理培补。

  (赵守真.治验回忆录.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36)

(5)水气凌心(惊悸)

卞某,女,32岁,浙江省平阳县渡龙公社人。

  素体阳虚,去冬因失火受惊,心肾之阳益扰,致水邪无制,始觉心中愦愦若失,继则脐下悸动,气上冲胸,心中振振不安,恍惚惊悸,夜难入睡,形寒困倦,便溏纳减,时泛清水。

  于1962年3月9日来诊,审其面色苍白,脉微细,两尺尤甚,左寸略滑。

  此乃阳虚水气凌心证。

  拟真武汤加龙骨、牡蛎、桂枝镇之:生牡蛎、茯苓、生姜各15克,白术12克,附子、白芍、桂枝、龙骨各9克,水煎服,3剂而安。

  (《浙江中医杂志》1965年8期20~21页)

(6)阴寒腹痛

郭某,男,27岁,1960年8月11日就诊。

  忽然腹部剧痛,经服颠茄等止痛药无效。

  自述曾患阑尾炎,经治疗后痊愈,但近来仍常有疼痛,甚至昏厥,兼有心悸、头眩、肢重。

  诊其脉沉弦,小腹有积水声。

  认为肾阳亏损,阴寒作痛,与大剂真武汤,服后不久即痛止而安。

  (《福建中医药》1964年5期封底)

(7)呃逆

患者为高龄男性,患打嗝,声悠长,由丹田而出,3~5声即止,经1小时复呃,余无它病。

  以真武汤去生姜加人参9克、五味子3克、细辛1.5克、干姜3克,煎服。

  5剂而愈。

  (《辽宁医学杂志》1959年4期45~48页)

(8)失音

女性患者,45岁。

  因感冒而口燥咽干、喉痛喑哑,继用抗生素、针灸及中药治疗3月余无效。

  且症状较前加重。

  舌苔白,脉沉细,诊为阳虚水泛之失音。

  用真武汤加味(熟附子1.8克,桂枝30克,白术9克,白芍9克,茯苓30克,生姜9克,甘草9克)。

  服两剂后,症状改善;

  上方附子及桂枝分别加大至24克和45克,连服2剂后,症状大减,声音明显好转;

  原方再进2剂,能大声说话及歌唱;

  原方再加大用量(附子30克,桂枝60克,白术18克,白芍15克,茯苓30克,生姜9克,甘草9克),服2剂后,诸症均消失。

  用补中益气汤加附子、桂枝以善其后。

  (《中医教学》1976年1期70页)

按:失音总不越乎肺肾,有虚实之分,本例素体阳虚,外感诱发,数月不愈,已属虚证。

  阳虚水泛,故用真武汤加味,收到良好效果。

(9)慢性肠炎

患者,女性,53岁,1965年11月就诊。

  已服中药达三年以上。

  素体胃肠功能弱,易腹泻,易疲劳,消瘦,贫血。

  血压110/0mmHg。

  投予参苓白术散,日2次,每服2克,虽稍有好转,但不见大效,患者感到更加疲劳。

  服药近一年时间,但总感到方证不合。

  故从1966年10月起,改为真武汤散剂(炮附子0.2克),日2次,每服2克,效果与前方显著不同,患者感到体力有增,腹泻停止,体重增加3kg,现仍在继续服药。

  实践证明,此病正是真武汤的适应证。

  (《汉方治疗百话摘编》)

(10)腹水

男性患者,病已半年,腹水明显,脐突,咳嗽,呼吸促迫,舌苔微白而滑,脉沉伏而迟,诊为阴水。

  治以温阳利水,并镇咳止嗽。

  方用真武汤加五味子、细辛、干姜。

  药后尿量大增,至四诊时,腹水全消,精神、食欲如常,以金匮肾气丸善后调理,恢复工作。

  (《江苏中医》1959年4期第34页) 按:真武汤对阳虚水泛所致的水气侵脾、水气犯肺、水气凌心、水气入肝迫阳上越、夹浊下注等病均有显效。

(11)脾肾不足、卫外不固(硬肿病)

黄某,女,37岁。

  病期已四年,秋季起病,自觉项背部板紧感,逐渐加重,累及背、腰及上肩部,以致俯首、转肩、上举均受限制,无痒痛。

  自觉形寒、头昏、易疲乏、寐不酣。

  腹痛泻,日数次。

  检查发现项、背、腰与肩部皮肤肿胀、发硬、捏之不起皱,毛孔正常,未见有萎缩及色素改变。

  上肢平举不能过肩,并有牵引感。

  舌淡润、苔薄,脉沉细。

  拟用真武汤加味:熟附片9克,杭白芍12克,炒白术9克,胡芦巴12克,茯苓9克,煨干姜3克,川桂枝9克,青陈皮各4.5克,水煎服,每日一剂。

   二诊,服药8剂,自觉皮肤松软些,寐转安,大便溏薄,日2~3次。

  自觉形寒,舌淡润,苔薄,脉沉细。

  再投上方加补骨脂12克,生山楂15克。

   三诊,又服用7剂后,上肢高举已能过肩,项部牵引感已明显好转,头昏消失,大便成形,日1~2次,项背部皮肤松软,已能捏起细小皱纹,苔脉同上。

  拟用上方再加白芥子10克。

   四诊,又服用4剂,共服药19剂,诸症好转,上肢活动已比较自如,皮肤硬肿多已消退,皮肤已变软,皮肤表面纹理明显,捻之无多大阻力,且转起皱,苔脉如上。

  对此用熟附子9克,杭白菊9克,干姜4.5克,川桂枝9克,云茯苓9克,炒白芥子10克,生薏苡仁15克,胡芦巴12克,嘱患者续用,以巩固疗效。

  (李文亮编.千家妙方(下册).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2.172—173)

按:真武汤原治少阴病水气不能蒸化、小便不利、下利和太 阳病汗出亡阳、水气内动的心悸,身瞤动等证。

  其病因病机为脾肾阳虚、水气为患。

  故凡由此而引起的感冒、慢性支气管炎、哮喘、肺心病、风心病、心力衰竭、慢性胃肠炎、肝炎、肝硬化,各种贫血、慢性肾炎、慢性肾盂肾炎、肾病综合征、癫痫、脑震荡后遗症、慢性痢疾、慢性结肠炎、胃下垂、神经官能症、休克、疝气、脉管炎、月经不调、带下、鼻窦炎、慢性咽喉炎、疖肿、胸水、腹水、肠结核、梅尼埃综合征等,只要对症,都能治疗,有关这方面的报道很多。

  (成冬生主编.经方临证撮要.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372—385)

  以上是““真武汤”医案”的详细解读。

责任编辑:丁萌

相关阅读